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十五章 席间惊语
玲珑孽怨 第十五章 席间惊语
成进扯了扯那条布棒,赵霜茹立时腰板直挺,下体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手足又是大痛,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成进拈着她的乳头,笑道:「赵老儿害我这么惨,我要插爆他女儿的骚穴!茹奴你说好不好?」另一只手摸到她滴满烛泪的屁股上,轻搔她的菊花口。   赵霜茹又羞、又怕,身体颤抖,嘴角嚅嚅搐动。沉吟了好一阵子,才涨红着脸,咬咬嘴唇,轻声的说道:「茹奴的骚穴是给少爷插的,弄坏了少爷就没得插了……」成进哈哈大笑,说:「说什么?大声一点!」赵霜茹咬咬牙,稍为提声说:「茹奴的骚穴是给少爷插的……」羞愧之极,眼里泪光闪动。   成进一乐,捧起她的脸。但见一张俏面上梨花带泪,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拍拍她的脸,笑道:「乖茹奴,你还知道多少事?说出来我就放你下来。」赵霜茹说也怕、不说更怕,给他一逼,颤声说:「我就知道这么一点点……那时候我还小啊……」见成进脸色一沉,忙道:「我……我说……我听他们说他们后来还捉了小玲婊子……」想起不对,猛地住口。   成进喝道:「小玲婊子?」心中雪亮,知道姨妈竟也给他们捉来了,她既然给叫做「小玲婊子」,谁是「大玲婊子」不言自明。赵霜茹怕得发抖,颤声道:「他……他们说的……我没说啊……我……」成进冷笑一声,猛的一把将塞在她阴户的布棒抽出,赵霜茹闷哼一声,随即大声哭了出来。   成进理也不理,掏出肉棒,便即捅入赵霜茹已惨遭蹂躏的阴户中。低头见那布棒上已是湿漉漉一片,冷笑道:「贱人!」双手握住赵霜茹双乳,猛推着她吊着的身子,让她的骚穴去迎合自己肉棒。   赵霜茹阴户中倏的一下快感之后,空虚的感觉未过,已给猛奸起来。她摇蕩的身子更是将她手腕足踝勒得紧极,当下「啊啊」连声,浪叫声混杂着痛苦的呻吟胡乱发了出来。   没一会,成进感觉龟头一热,知道她洩了,冷笑道:「你这浪婊子还真会爽啊!」赵霜茹大羞,呻吟声却是不止,给这一轮猛奸,全身抽动,不仅四肢,只觉浑身每一处都剧痛不止,不一会又昏了过去。   成进也不想就这么把她弄死,虽然肉棒尚没满足,还是先抽出来。叫虎子放她下来,鬆开手脚上的捆绑,四肢张开放在床上。成进一屁股坐到她双乳之上,「劈劈啪啪」连打她的耳光,将她打醒。   赵霜茹一醒,发觉四肢虽得自由,但犹自酸痛不已,动了一动,活动了一下筋骨。成进冷冷看着她,自个躺在床上,说道:「轮到你来服侍我了。」指指沖天怒举的肉棒。   赵霜茹不敢违抗,爬到他跟前,张开双腿,将阴户对準肉棒,慢慢蹲下去。   她手足被绑过久,还酸麻无力,只好整个趴到成进身上,屁股一上一下活动,让自己的小穴磨擦着成进的肉棒。她身体已甚是虚弱,没两下便气喘吁吁。成进却毫不怜惜,一见她动作稍慢便举手猛打她屁股,赵霜茹只好使出吃奶的力气,迎合着他的节奏起伏,羞极累极,却是不敢稍停。   虎子在一旁早看得慾火高昇,猛地扑到床上,从后面奸起赵霜茹的屁眼来。   赵霜茹屁股给虎子扶在手里,有了借力之处,身子更是使不出力气,趴在成进身上喘气,听任虎子的姦淫动作带动自己的身体起伏。羞耻感却是更盛,将头都埋在成进胸部。   待两人在赵霜茹身上发洩完后,这个不停被折磨轮姦了一天的美女已是口吐白沫,又昏死过去。成进吩咐虎子看着她,尤其是要出去时一定要将她锁在柜子里,自回赵府去了。   他甫得知母亲原来曾给赵昆化劫来帮中,急于知道详情。当晚便在小阁中摆下酒席,请赵昆化的得手助手吴山泰前来赴宴。   吴山泰是龙神帮的「开帮元勋」之一,跟着赵昆化已近三十年了。新姑爷有请,兴沖沖而来。   二人一坐下,成进满口奉承吴山泰英雄武勇,帮中除帮主之外要数他功劳第一;又说自己后学晚辈,对前辈钦仰之极云云。吴山泰直听得呵呵直乐,心想这个小辈倒真会做人。一高兴,跟成进天南地北胡诌一番,喝酒吃肉,兴高采烈,回赞成进年少英雄,日后继承昆哥大业者非你莫属,直引成进为生平知己。   成进见计划进展顺利,慢慢将话题扯到女人身上。一说起女人,吴山泰兴头更足,直说得口沫横飞,大谈自己曾于何时何处如何姦淫哪个名门侠女。成进忽说道:「听说以前武昌春华门的掌门夫人杨氏是人间绝色……」   一提到杨绡玲,吴山泰更是来劲,说道:「成兄弟,你是昆哥的令婿,自己人说来不妨。我老吴三十年来干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三、五百,但运气最好的是奸过三个名器,哈哈!」见成进面有迷茫之色,又说道:「那玲婊子……嗯,就是慕容栊的老婆杨绡玲了,她那骚穴可真是绝,三十几岁又生过小孩,还是那样紧。哈哈!我们帮中老少百几十人,轮番奸了她个遍,那骚穴还跟处女的差不多。成兄弟你一定没有干过这么爽的骚穴,哈哈!」   成进强抑怒气,给他斟酒,陪笑道:「可惜我没有干到,不知那女人还在不在?」吴山泰摇了摇头,歎道:「可惜可惜,后来好像帮主将玲婊子送人了,也不知是不是,反正就不见了,昆哥不说我也不好问哪。那婊子真是硬朗,给我们一连奸了几个月,什么玩女人的古怪招数都使了个遍,她竟然口中一点也不肯示弱。我们在她面前轮姦、折磨她的妹妹和女儿,她只有骂得更厉害。啧啧,少见少见,我都有些佩服她了。这婊子剩了半条命,送给谁都难免给活活奸死,可惜可惜!」   成进听得怒火中烧,吴山泰说得高兴,却不察觉,继续说道:「他妈的,一想到那婊子就硬了起来!你知道吗,玲婊子还是我儿子的第一个女人呢!」成进知道他独生子吴式比自己还小着一两岁,跟自己甚是熟络,原来也做过自己的乾爹,不禁又羞又怒,心中满不是滋味。   吴山泰口沫四溅,道:「他奶奶的,那小子那年的小鸡鸡才长了一点毛,我是看玲婊子那世间不遇的名器,错过了可惜,才叫那小子来尝尝甜头。谁知他一见到玲婊子,脸红得过关公,玲婊子明明赤条条地绑在台上,双腿大大张开露出骚洞洞……他奶奶的,她的大腿又长又白,可真漂亮……那小子的小鸡鸡明明硬梆梆的,却居然不敢动她。还是老子在一旁指指点点,教他这是女人的骚穴,是用来给男人奸的。还替他掰开玲婊子的洞洞,拿着他的小鸡鸡插进去……他奶奶的,教儿子干女人教到这种地步,你听说过没有?哈哈!……那小子虽然没两下就玩完了,不过他是我们帮里唯一一个能奸到玲婊子叫出来的男人啊,哈哈!」   「本来玲婊子已经给奸得不会动弹了,一见那小子的鸡鸡,居然扭了起来。   我点着她的骚洞教儿子,手指插她的骚洞,对儿子说就是这么插时,她居然哼出声来。哈哈!那婊子屁股居然会扭,嘿嘿……把我的手指夹得紧紧的,真爽!」   「小鸡鸡一插到玲婊子的骚洞里,她居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头不停地摇来摇去。你不知道那婊子给我们排着队轮着干时,奸到晕过去哼也没哼一声,只会骂不会叫床。那小子居然能教她叫出来,不枉是我的儿子,哈哈!」   成进强忍暴怒,耐着性子听完他的长篇大论,正待说话。吴山泰却拍拍他的肩头道:「你没干过玲婊子虽然可惜,但小玲婊子还好好的在帮里……嗯,小玲婊子就是玲婊子的妹妹,叫做杨缃玲……他奶奶的,昨天我又干了她一炮,真看不出这女人也年过四十了。」   成进一听有姨妈的消息,关注起来,说道:「是吗?我怎么没见过?」   吴山泰呵呵直笑,说道:「小玲婊子被关起来,一般人是见不着的,除非是昆哥的亲信。」不禁得意洋洋,忽见成进面色不豫,歉然道:「可能是昆哥看你新婚,才没带你去看吧。昆哥这么看重你,以后一定有机会的……说回那小玲婊子,也真了不起,八年了,从没穿过半点衣服,十天半月就给猛奸一两轮,到现在居然还没有认输。他奶奶的,昨天插她的屁眼,插得我鸡巴都有点痛,那婊子居然忍得住不出一声。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屁眼就没骚穴好玩了,虽然比她的姐姐差上这么一点点,但也是万中挑一的了。」   成进忽然想起今晚自己原来请了个人来大吹他如何姦淫自己的母亲和姨母,不由哭笑不得。念起姐姐,问道:「听说那女人还有个女儿……」吴山泰接道:「是是,那小妞长得水灵灵,嫩嫩的,皮肤白里透红,真可爱,我想比她娘可能还漂亮了一点点吧。这小妞也是个名器啊,嘿嘿!玲婊子加上她的妹妹和女儿,一共三个名器我都干过,不知道玲婊子的娘是个怎么样的婊子,这也生得出来,哈哈!」   成进听她又扯到外婆头上,又是一阵忿恨。当下不动声色,问道:「那现在这小姑娘呢?」吴山泰搔搔头,苦笑道:「我不知道。那小妞我也只上过这么两三次,奸时一直哭个不停,可没她娘这么硬气。可能不久就听话了吧,昆哥就很少让我们轮姦她了,只在威吓玲婊子时用过几次,后来就没听说过了。要不给昆哥藏着,要不送人了,要不死了,谁知道呢?昆哥自己不说,谁敢问他?不过你要尝尝名器的滋味,那小玲婊子你还是有机会的,虽然老了一点,味道可不比小姑娘差啊……哈哈!」   成进苦笑道:「是,是。可惜那玲婊……嗯,不在了,你吹得这样奇,我可半信不信。」   吴山泰笑道:「千真万确!再给你说点吧,那玲婊子的骚穴可真是绝顶的!   那时在赵家把门的张老头,我看没有八十也有七十五了,一听帮中的人个个都在吹这名器如何了不起,连忙赶了来。那时我们刚刚几十人轮着奸了玲婊子一遍,奸得她丢了半条命,都叫不出声来,但昆哥见这老头来,可能是想再羞辱一下玲婊子吧……嗯,昆哥从前在玲婊子手下吃过大亏,对付她可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了,我都看得怕了,那玲婊子居然挺了下来。啧啧,真了不起……昆哥就带玲婊子出来给张老头干。嘿嘿,那时我正在旁边,张老头一见玲婊子光屁股的模样,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舔了舔,好像三辈子没见过女人的样子,真好笑!他脱衣服的速度可快得不得了,口里还叽叽咕咕的说自己的鸡鸡已经十五年没硬过了,不过那时他的老鸡巴可还真的硬了起来。他一下扑到玲婊子身上,一双髒手就朝奶子上直捏……玲婊子的奶子可真够大,又白又有力,世间真是少有,啧啧……   手指还伸进玲婊子的肉洞里挖,瞧不出他玩女人还有点手段的。」   「那玲婊子给扛出来时本来半昏半醒的,给张老头一玩就醒过来了。我看她的眼睛张得大大的,口里想叫却是叫不出声,想动却没有力气动。她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黄豆大的鸡皮疙瘩一粒粒的。我没骗你,我就站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我就只见她怕过这一次,这一下好像比给我们轮大米还害怕,嘿嘿!我们昆哥就看得直乐。那张老头的老鸡巴一插入骚穴,身子就不停地抖,我们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过了一会儿,张老头竟直挺挺倒在地上死啦。玲婊子的骚穴里的精水可就多啦,哗啦啦流得地上湿了好大一片。嘿嘿,张老头把十五年的水都一次放出来了。你见过精尽人亡是什么样没有?我就见过!哈哈……」